TXT小說下載網 > 清泉劍神 > 第52章 楊力

第52章 楊力

    “唉,這年輕的小哥服一下軟不就得了,現在到好。”有人心理嘆息一聲,還有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“黑寡婦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,大聲的喊到。

    大漢一聽,硬生生的剎住了閘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欺負我的客人。”黑寡婦帶來一個少年,扒開圍觀的人群,來到大漢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這小子他罵人。”大漢直接惡人先告狀。“

    “滾滾滾,到一邊去,別等老娘發火。”女掌柜直接大聲的罵了起來。

    三個人你看我,我看你,最終山羊胡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今天有黑寡婦保護著你,你能不能男人一點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們三個一起上吧。”聶飛恩很是淡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奧,有人打架了。”不知道哪個家伙興奮的喊道,并點燃了蠟燭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三個人很默契,這樣的機會不出手還等什么,既然這小子找死,他們才不會手軟。

    “哎,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都愛逞強呢?”黑寡婦嘆息一聲,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準備出手的一瞬間,聶飛動了,一伸手抓住了山羊胡子的手,然后纏繞上了大漢的腿,接著又抓住山羊胡子的另外一個手臂,纏繞上了光頭。

    三個人一瞬間就被鎖住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聶飛稍微用了一下進勁兒,三個人就鬼哭狼嚎的叫了起來,如果聶飛稍微一用力,他們估計都的骨折。

    “大爺饒命,大爺饒命。”三個人感覺這一下,酒都醒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剛才把你們的要求說一遍?”聶飛掏掏耳朵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,大爺,我們真的錯了。“大漢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氣,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放過你們可以,看到街上的乞討的人了嗎,去幫助一下他們。”聶飛說著直接松開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三人連連點頭,之后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,聶飛又說話了,不要敷衍了事,不然你們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三人如小雞啄米一樣不停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偽君子。”黑寡婦的少年說了這么一句,聲音不大,可是聶飛聽的清清楚楚的,他不認識這個少年,對方怎么對自己意見這么大?

    “嘿嘿,那個你貴姓啊?”黑寡婦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姓聶名飛。”聶飛答道。

    “奧,奧,小孩子不懂事,以后啊,他就拜托你了。”黑寡婦說道。

    聶飛此時也吃飽了喝足了,由于是飛行的太累了,點點頭,打了一聲招呼,直接回屋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娘,這就是我們的殺父仇人?”聶飛如果仔細看少年的眼神,一定會認為這眼神能吃人,如果聽到少年所講,那更會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他怎么會成為黑寡婦和少年的仇人了呢?

    其實打聶飛一進入酒店,黑寡婦就認識了聶飛,雖然他們沒有見過面,但是,對于這個人她是非常熟悉的,鬼槍是他的丈夫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已經離婚了,因為鬼槍投靠了魔教,對于魔教的行為,她是深惡痛絕的,她也勸阻過鬼槍,結果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為了兒子不跟著父親學壞,一直帶著兒子,誰知道的是隨著年齡的增長,鬼槍已經壞的很了,兒子長大了除了不壞以外,就是吃喝玩樂。

    這讓當母親的想盡一切辦法想讓兒子有些發展,可是兒子就這一副懶洋洋的樣子。

    見到聶飛的那一刻,黑寡婦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讓兒子和仇人一起學習,當然了鬼槍的死跟她沒有一毛錢的關系,他告訴兒子,就是想激發一下兒子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“黑寡婦拉回自己的思緒,直接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會為父親報仇的,現在我的回去睡覺了。”說完以后少年轉身進入了房間。

    少年是鬼槍的兒子,叫楊力,鬼槍原本姓楊,只是在外面混的時間長了人們都叫鬼槍,只因為他的槍法厲害一些。

    看著兒子離去的背影,黑寡婦心理祈禱,希望兒子在最后能夠覺悟,能夠和聶飛和平相處。

    “聶飛我也是被逼不得已。”黑寡婦心理想道。

    回到房間,店小兒給燒好了茶泡好了洗腳水,所有必須的都準備好了。

    聶飛泡泡腳,倒頭便睡。

    這一覺睡的十分的香甜,半夜的時候,從門縫里進來幾條毒蛇,這些毒蛇吐著信子,蜿蜒的前進,不一會兒來到聶飛的床前。

    “撲棱棱。”黑炭飛了起來,一口一個叼住了一兩米的毒蛇就吞了進去。

    按理說這樣的場景,讓人看到一定會嘖嘖稱奇的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聶飛睡的很沉,黑炭吞進一個毒蛇以后,肚子并沒有顯示有什么變化,接著又吞了幾條蛇,一直全部吞完以后,肚子才稍微鼓脹一些。

    吞了毒蛇以后,黑炭跳上床,趴在枕頭邊繼續睡覺,它的體形小如巴掌,根本不占地方。

    雖然逐漸的到了深夜,黑寡婦不例外的在半夜出來看看,免得又什么賊之類的偷客人的東西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又來巡查了。”有執勤的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,有什么情況嗎?”黑寡婦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事情,就是少爺大半夜的在這里瞎逛游,不知道干什么。”對方如實回到。

    “他在里面?”黑寡婦的一聽就知道這個兒子肯定沒干什么好事,應該是去找聶飛的麻煩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她快步走了幾步,終于在聶飛跟前所在的走廊找到了兒子。

    “走,走走回去休息,大半夜的在這里干什么?”黑寡婦一把抓住了楊力的耳朵,就往外面拽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啊,疼死我了,你能不能別拽我的耳朵。”楊力盡管疼痛,但是依然哀求道。

    黑寡婦并沒有松手,一直把楊力帶到了一個房間內,然后問道:“你知道你爹以前屬于哪個組織?“

    “魔教對嗎?“楊力在前幾天遇到了魔教的人,他們告訴他一個消息,說他的父親鬼槍已經被殺,仇人是聶飛,還要畫像。

    今天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,殺人兇手居然來到他們家的酒店,當母親告訴他以后,他的心里是得意的,認為終于邁進了一步,只要肯努力,殺父之仇必須的報。

    楊力想不明白,母親為什么問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你對你父親以及所在的魔教有什么了解?“黑寡婦又問道。

    。
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