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棄天行道 > 第六十四章 相認

第六十四章 相認

    “速速知會有司,撫恤難民。”少年將軍吩咐身后軍士,“再去沿途看看,可有需要幫助之人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將軍撥轉馬頭,緩步行至棄等三人面前:“爾等可有受傷?”

    那漢子摔了一身塵土,見了那將軍卻十分激動:“姬將軍,多謝搭救,我等沒事。這車壞了,找地方修修就好。”

    棄抬眼仔細看這將軍,四方臉,兩條濃眉、一張闊嘴,相貌并不出眾,卻有一股天生的豪杰之氣。

    那將軍看三人并無大礙,微點點頭,“駕”一聲策馬入城去了。

    棄再看揚靈,雖然連日不曾進食,方才又摔了一跤,比起日前在那山谷之中反是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行走?”棄小聲問。

    揚靈試著移動雙腿,點了點頭:“只是慢些!”

    棄轉身向那漢子,心中卻有一絲羞愧:“兄臺,方才多虧有你!只是害你連車都損壞了。”

    揚靈一拐一拐行過來,從腰間取出數片金葉子,塞到了漢子手里。

    那漢子一見,連聲推辭:“使不得,使不得!在外行走,誰沒有個要人幫襯的時候。兩位千里迢迢來這國都投親,到處都是使錢的地方,趕緊拿回去,收起來。”

    漢子要將金子塞回揚靈手中,揚靈如何肯要,拉起棄便往那城門里走,一邊回頭大聲說:“大哥,快去尋你那牛,再晚些都不知跑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漢子一拍腦袋,竟向兩人作了一個揖,轉身往那牛跑的方向追了去。

    過了吊橋入了城門,棄才發現,這蒼蘼國還真是物阜民豐,一點不輸那元旸帝國。

    街道兩旁屋舍井然,集市上人頭攢動,來往行人皆是面帶笑容、神情安閑,空中還漂浮著淡淡香料氣息,叫人神清氣爽。

    依那漢子指點,一邊沿途打聽,兩人一步步往皇宮行來。

    剛進城時,揚靈還與棄說說話,愈接近那皇宮,反倒愈發沉默起來。

    棄原有很多問題,也不好再問,兩人只默默行路。

    來至宮門,有金刀侍衛將兩人攔住:“蒼蘼皇宮,閑雜人等休要亂闖!”

    揚靈仍不說話,只從懷中掏出一塊殘缺玉佩,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侍衛并不認識,只見那佩極其溫潤古拙,顏色青綠、金絲纏繞,不是凡俗之物。

    又見揚靈雖然滿面塵灰,但相貌著裝皆是十分高貴,不敢怠慢,趕緊著人入內稟報。

    過得片刻,竟有數名寺人匆匆趕至,為首的一名白發蒼蒼,搶過那佩一看,雙目垂淚,“撲通”一聲便跪了下來:“公主殿下,可認得老奴……老奴是阿金啊!”

    她竟是這蒼蘼國公主?棄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那侍衛聞言也吃得一驚,“撲通”跪在地上,“咚咚”磕頭:“小的不曾見過公主殿下,多有冒犯,還望公主殿下贖罪!”

    見寺人、侍衛跪了一片,揚靈輕輕說了聲:“都起來吧!”

    行過去欲將那白發寺人攙起來,雙腿卻仍是無力,又差點摔倒。

    棄一見,趕緊閃身過去,助她一起攙起那老寺人。

    老寺人顫巍巍起身,拿眼細細打量揚靈:“像!真像!”

    突然向天長揖:“娘娘,公主殿下回來了,阿金終于等到公主殿下了!”

    隨即回身吩咐:“去,稟告皇上:揚靈殿下回宮!備一頂軟轎,先回安西殿,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后即刻面圣。”

    老寺人又抬眼看著揚靈,眼中滿是慈藹之色,揚靈卻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起來。

    那阿金突然一跺腳,又有些傷感:“你看你看,老奴這一高興便糊涂了,公主殿下離開之時不過襁褓中的小小嬰孩,又怎會記得老奴呢?”

    “老奴失禮,殿下莫怪。阿金受娘娘臨終之托,要在這蒼蘼城中等待殿下歸來。雖然山河遠闊,宮闈阻隔,阿金心中卻時常思念:小殿下在我姑臧可還安好?如今長成了什么模樣?屈指一數,竟已過去十六春秋,阿金也已年近花甲,只盼著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上殿下一面,沒想到天可憐見,今日這心愿終于得償。見殿下相貌風神猶如娘娘再世,定得皇上喜愛,真是天佑姑臧,天佑娘娘……老奴開心,開心!”

    聽這阿金濃濃姑臧口音,想起從未謀面的母親,又想起姑臧故國,揚靈鼻子一酸,眼淚差點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見揚靈傷心,阿金趕緊躬身賠罪,竟連扇了自己幾個耳光:“阿金該死,阿金只顧自己高興,惹公主殿下傷心了。”

    揚靈一把將他拉住,抹去眼淚:“金內官,終于回到蒼蘼了,揚靈這是高興!”

    那阿金這才轉憂為喜。

    軟轎轉眼備好,阿金趕緊請揚靈上轎,引著眾人來至一處宮殿。

    阿金并不識得棄,只當他是公主自姑臧帶來的貼身常隨,也安排沐浴更衣,準備一同面圣。

    棄心中尷尬,卻不好說出,只得任由他們擺弄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還未安頓完畢,便傳來內侍呼聲:“皇上駕到——”

    聲音未落,那蒼蘼皇帝已經急急沖了入來,看一圈,一把拉住揚靈,端詳片刻,攬到懷里:“靈兒,你已經這么大了?父皇都不認識你了!”

    言語之間,竟已經哽咽。

    “來來,讓父皇好好看看你!”過了片刻,皇帝又將揚靈拉到向光處,細細打量,“嗯,似極了你的母親。”

    突然轉過身來,沖著那大殿深處大呼了一聲:“依依,靈兒回來了!我們的靈兒回來了!我們的靈兒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并不洪亮,還略帶沙啞,卻在梁柱間回蕩,層層疊疊如同呼應,殿中之人無不動容。

    依依乃是揚靈母親閨名,揚靈看身前的這名男子,雖然身著華服,卻須發斑白,滿臉淚痕,不知為何心底突然生出一股暖意,竟脫口喊了一聲:“爹爹!”

    那皇帝似乎有些恍惚,愣了一愣,隨即笑逐顏開,一迭聲答應:“誒,誒,好孩子!”

    見揚靈滿面風塵,隨即招呼阿金:“金內官,快快著人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。即刻安排晚宴,朝中三品以上官員皆要請到!城中接連三日張燈結彩,燃放焰火,朕要讓這蒼蘼百姓皆替朕好好高興高興!”

    阿金滿面笑容,低首應諾。

    “朕亦要去準備準備。”皇帝正欲轉身離去,突然看見了站在一旁的棄,又折回來拉起揚靈的手問:“你此番竟只帶了一名常隨回國?那金聞喜為何也不早些通報,朕好早做安排。”

    聽他終于問起姑臧之事,揚靈眼圈一紅:“女兒乃是從那姑臧國九死一生逃出來的!若不是這位少年公子,今日只怕再見不到爹爹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聽,吃了一驚:“發生何事?靈兒,你不要著急,慢慢道來。”

    揚靈將姑臧王庭及路上所發生之事,撿要緊的細細說與皇帝聽。

    “如今舅父身死,表哥下落不明,金氏一族從此凋零,姑臧也只怕已經被滅國了!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揚靈已是激動不已、氣喘吁吁,晃了兩下,差點摔倒,寺人趕緊扶住。

    “竟是這樣?”皇帝亦是震驚不已,皺了皺眉,踱了幾步,看向阿金:“既是如此,金內官,宴席與慶祝之事便不必操辦了。沐浴之后只帶著靈兒悄悄拜見幾位宮中的長輩。公主殿下回宮之事,絕不許向外透露半點風聲,違令者,斬無赦。即刻召蹇將軍入宮,朕有要事與他相商。”

    那阿金本也是姑臧金氏族人,年輕時便遠離故土,隨郡主嫁入這蒼蘼皇宮,一晃三十余年。聽聞揚靈所言,當即泣不成聲,強忍心中悲痛,將皇帝所說應承下來。

    姑臧地處北境、龍方、蒼蘼三國交界之處,乃是蒼蘼戰略要沖,國之屏障。

    金氏一族驍勇善戰,又與蒼蘼有姻親之好,助蒼蘼死死扼住這咽喉要道,將北境與龍方國的勢力阻在雪山大漠之外,蒼蘼國方有數十年承平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如今姑臧國滅,相當于將蒼蘼如肥肉般**裸擺在北境荒人與龍方鐵騎的利爪鋼牙之下,作為蒼蘼皇帝,如何能不心驚?

    “靈兒,你今日所言之事,再勿要對他人言起。姑臧金氏,父皇自會給他們一個交代!”皇帝又重重看了一眼棄,起身欲要離開。

    揚靈一番話,棄在一旁也大致聽了個分明:這名叫揚靈的姑娘,雖是蒼蘼公主,卻自幼寄養在姑臧王庭,被舅父姑臧王爺視為己出。在她十六歲成年禮上,黑霧突然來襲,將姑臧滅國,她只身出逃,結果在半路上遇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貴為公主,為何會寄養在舅父家中?那黑霧究竟什么來頭,為何定要抓她?棄腦中滿是問題,卻無處尋找答案。

    “父皇,靈兒想求您一件事。”揚靈突然緊走兩步,拉住了皇帝衣角。

    “靈兒,你盡管說。”皇帝有些意外,數十年來,從來沒有哪個皇子或者公主會像揚靈這樣扯住他的衣角,他心中突然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樂。

    揚靈的臉紅了一紅,小聲說:“您能不能將那少年公子留在靈兒身邊?”

    皇帝“嗯”了一聲,似乎沒有聽清,卻“哦”一聲突然笑了,揚靈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皇帝轉向棄,“與公主相處這么久,她竟還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揚靈悄悄抬頭,她確實不知道棄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小民叫棄。”棄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可是‘器重’之‘器’?”

    “不,乃是‘拋棄’之‘棄’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名字倒有意思。”皇帝笑了,“你救護公主殿下有功,朕封你為‘蒼靈衛’,祿秩六百石,此后便住在這安西殿偏房內,日夜守在公主身側,保得公主周全。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棄正要推辭,卻迎上揚靈滿是期待熱辣辣目光,囁嚅一下,鬼使神差應承下來。

    “甚好!”皇帝竟朝揚靈使了個眼色,轉身出殿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是怎么啦?明明要去元旸帝都,為何要答應這皇帝?哎,日后再向這揚靈公主解釋清楚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請蒼靈衛更衣!”阿金一聲喊,將木呆呆的棄驚醒,也趕緊出殿去了。

    阿金悄悄湊近公主:“公主只管放心住下,這宮中之人皆是老奴親自挑選,干干凈凈的!公主先行歇息,老奴告退……”
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