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九龍拉棺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痛快

第七百二十五章 痛快

    這黃袍在摩門中的地位應該較高,也是這一批追兵的領頭人,瞧見此人被我輕而易舉地弄死,余者無不吃驚,先前那大放狂言的老太婆也不由得驚訝地一聲叫,竟是顧不得身份,直接從后面躍將起來,將長袖一揮,有著滾滾的濃煙化作氣柱,直接朝我奔襲而來。

    我這人雖然不是什么謙謙君子,但原則上我是不會毆打老人和小朋友的,所以當那具備著滔天氣焰的濃煙卷向我的時候,我便立刻撲倒在地,駭然地貼地翻滾起來,將這東西讓給了正在大殺四方的陰蠱邪王。

    感應到那股邪氣的靠近,陰蠱邪王卻是一聲厲笑,將蠱咒一引,大片黑色蠱蟲如流云上揚,與之瘋狂交織在一起!

    蠱潮被那魔焰攪碎,而護教神母的氣息也被陰蠱邪王輕易化解,抓住這點時機,我們一行人早已沖出了重圍,沿著山路朝下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陰蠱邪王驟然發威,而我們得以突圍,但這并不表示摩門就無人能夠阻攔我們,跑著跑著,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徹底陷入包圍了,即便是逃出了那暗牢,但是我們此刻所處的地方也依舊是摩門的大本營,這里處處是機關陷阱,能人異士多不勝數,哪里能夠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逃脫呢?

    果然,沒等我們沖出百米,身前突然一道黑影襲來,橫空伸出一只瑩白的小手,猛地朝著我的脖子抓來。

    此刻的我已然將氣息施展到了極限,周圍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知曉,反應力更是快如閃電,自然不會被這只手輕易抓住,當那只手朝我脖子上襲來的的時候,我便驟然穩住身形,將法刀猛地一揚,劈空怒斬,對方則輕巧地縮回手,躍出將近兩米的距離,然后一臉森寒地凝視著我。

    溫堂主!

    我瞧見了一張怒氣沖沖的臉,此人竟然是之前在武訓基地對我和阿贊吉進行過甄別的摩門長老,又一個高手!

    此時的溫堂主如同一尊被魔氣籠罩的石雕,臉色僵硬,縈繞著數不清的猙獰,那裹身濃霧幾乎化作一股狂潮,勾勒出了一張冷若寒冰的小臉兒來。

    憑心而論,這位溫堂主的長相還是挺不錯的,雖然年紀比較大了,但膚色保養的極為到位,儼然一副國色天香的麗人形象,然而在那層游動的氣息感染之下,她額上卻有著一層一層青筋,正猶如蚯蚓游動著,面目猙獰,比那鬼怪還要可怕幾分。

    一擊未中,溫堂主索性放棄了攻擊,而是咬緊了牙關死死地盯著我,用一股恨到極致的語氣說,“你……居然是潛入摩門的叛徒!我真是瞎了眼,才會讓你蒙混過關,張興呢?我記得你身邊還有一個幫手才對,他在哪里?是不是已經被摩門教眾碎尸萬段了?”

    這聲音恐怖,我從中感應到了形同潮水般的瘋狂,身后追兵近在咫尺,我也是動起了拼命的打算,將手中法刀豎起,冷笑著說道,“碎尸萬段?不,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,我朋友非但沒事,而且已經逃離總壇,將相關部門的人馬接應過來,恐怕大軍正在路上,憑你們又能支撐到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小子,我要拿你的血祭天!”這話說完,魔氣纏繞的溫堂主立刻咬牙切齒朝我飛奔而來,這女兒外表嬌艷,卻是摩門中的實權派,能夠坐上這種位置,實力自然是不俗的,換一種場合我或許還能跟她硬碰硬、實打實地爭個高低長短,可到了這種時候,我卻無心與她糾纏,立刻帶領何倩朝另一個地方沖過去,很快便被埋沒在了摩門教眾之中。

    這一路沖殺,我早就身心俱疲,然而對于死亡的恐懼卻在不斷地壓榨我的潛力,眼看著身后的追兵越來越多,我只感到一陣絕望,難道今兒個真的要葬身于此了嗎?

    正當我絕望之際,腦后卻忽然傳來何倩的催促聲,“快,往南邊那片樹林跑,那邊有我安排接應的人手,只要跑進樹林就會沒事!”

    這聲音如同天籟,如同為陷入絕望的我打了一劑強效的救心針,我乏困的身體忽然間涌上無數的力氣,再度揮刀砍殺,瘋了一般地狂奔在前。

    追兵太多了,混戰中我也不清楚自己挨了幾刀,也不曉得自己砍殺了多少個敵人,這輩子見過的死人加起來,都沒有這一天弄死的人多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,冷血、殺伐,你死我活,這般快意恩仇的術道生涯,當真就是我人生的歸宿么?

    沒有結論,唯有眼前大股濺射的鮮血在縱橫,跑了不知道多久,我幾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氣,一陣狂奔后,那片樹林的集合點已經盡在眼前了,我大聲喘息著,問何倩負責接應我們的人在哪兒?何倩則茫然地看向四周,繼而露出無比惶恐的表情,說他們好像都死了……

    都死了嗎?

    我環顧四周,果然卻發現幾具快被剁成肉塊的尸體,有五六個光頭法師正在前面結陣,試圖將我們圍困與此地,為首的光頭我居然認識,正是之前對我照顧頗多的光頭佬老鬼,只是此刻的他早已換了一副表情,用充滿陰冷的眼神死死瞪向我,口中發出陰狠的笑容,“想不到啊,我老鬼竟然會有看走眼的時候,小子,你是我帶進總壇的,也主動會死在我手上!”

    我擦掉臉上的血漬,厲笑道,“老鬼,真要對我出手么?你未必能攔下我,聰明的話還是趁早走開吧!”

    光頭佬憤聲大罵道,“放屁,我是張興和楊宇的接頭人,卻被人李代桃僵,放了兩個奸細進來,如果放你活著離開,上面的人會放過我嗎?你必須死!”

    我將法刀豎起來插向天空,目光凜然大喝道,“我會給你一個痛快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我便已朝著他沖殺上去,光頭佬厲喝一聲,“結陣!”很快便有幾個跟他穿同樣服飾的人站出來,在這法陣中心“跳大神”。

    這是道家的法陣,我自入行以來,一直和西南那邊的法師打交道,對于道家手段倒是不甚了解,只曉得一旦讓這法陣構成,恐怕大家真的就要陷入這里了,當即也不遲疑,立刻打了個響指,徑直指向光頭佬說,“快阻止它!”

    我話音剛落,龍靈蠱已經化作一道金光,直接爆射向光頭佬,對方布陣的速度雖快,卻快不過龍靈蠱那超越肉眼極限的速度,只聽得“唰”一聲破空爆響,龍靈蠱已經盤旋在此人頭頂上,瘋狂地轉了幾個圈。

    接著光頭佬布陣的動作便戛然而止,瞪大難以置信的目光,死死地朝我往來,在他脖子上有一股血線流竄,很快便化作噴泉一樣的水流,直接將整個上半身染透,身子則轟然倒地,在抽搐中停止了掙扎和呼吸。
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