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我不是靈寵 > 第371章 他究竟負了你們哪一個

第371章 他究竟負了你們哪一個

    寶珠這樣回答,只是希望夢九別再揪著她與路云初的關系問題不放。

    我們已經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,你一個外人就別操那么多心了……

    誰知她這一回答,對面的二人當即神色大變。

    梅山一瞬間臉色煞白,夢九更是激動得一下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夢九大喊出聲,隔著桌子便伸出手緊握住寶珠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寶姑娘,您萬萬不可與路云初一起!他絕非您的良人!”

    寶珠帶著幾分不快與尷尬,抽回被夢九抓著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和路云初怎么樣,不需要夢九姑娘擔心。”

    二人聽后,怔怔地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寶珠話中的意思,他們如何聽不明白?她不希望他們多管閑事……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夢九便再次轉頭看向她,那目光復雜,有擔憂有心痛還有幾分無可奈何……

    夢九這種如親人般關切的眼神,讓她產生了幾分恍然,可腦子里還沒來得及捕捉到相關信息時,夢九再次憤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姓路的根本不是個東西……寶姑娘,您切莫因他蒙蔽了雙眼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諒她的理解能力太強……

    夢九這句話,除了罵路云初不是東西外,是不是也順帶著罵了她眼瞎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忍!誰讓你是游戲NPC呢?

    夢九見她僵硬且敷衍的笑,更是急切:“寶姑娘,您真的不可與那姓路的一起,他背信棄義,始亂終棄,卑鄙無恥……”

    夢九罵著罵著,那杏眼中幾乎溢出焦急的水霧。

    背信棄義,始亂終棄,卑鄙無恥?

    好吧,夢九罵的這幾個詞,成功地引起了寶珠的注意。

    面對激動著的,仍在用各種貶義詞進行著花式罵法的夢九,她打斷問道:“夢九姑娘跟路云初很熟?”

    見她終于對自己的言詞有了反應,夢九紅著眼咬牙切齒地答道:“哼!我與那姓路的豈止很熟?”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原諒寶珠在聽到背信棄義,始亂終棄,卑鄙無恥這幾個詞后,進行了腦補:難道眼前的夢九,NPC酒婆婆,與路云初之間有過一段……?

    女人在對于自己愛人的問題上,總是敏感多疑的。

    路云初本就受瑪法大陸眾多女性的狂熱愛慕,想到當初他在落花城廣場隨尹若雨義診時,那被整個落花城適齡女子追捧的盛況。

    還有后來他在如意軒時,每天的那一大堆女粉絲……

    最為重要的是,第一次在銀杏山莊的那個夜晚,尹若雨于他的小院中提到,他十五歲時曾對她親吻許諾,待成年便娶她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,這一幕幕都在她腦子里飛快閃現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夢九說他始亂終棄,難道她……?

    不,不會的……

    她輕搖著頭,努力將自己快要動搖的心穩住。

    她應該相信路云初,路云初絕對不是夢九所說的那樣!

    見寶珠沉默不語,面上卻露出動搖的神色,夢九趁熱打鐵道:“寶姑娘,您千萬要相信我,我是……總之我定不會欺騙于您!”

    說完,夢九看看梅山,示意他為自己的話證明一番。

    一直未開口的梅山,終于在夢九的暗示下出聲:“寶姑娘,九兒所言非虛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站起身道:“請您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隨即轉身去了廂房。

    此時的寶珠,心已有些亂。

    她本來就只簡單想來獲得任務提示,卻沒想到夢九一個勁拉著她說路云初的不是。

    本自認為,路云初是什么樣的人,她是再清楚不過的。

    但眼前夢九杏眼中流露出的關切與焦急,也絕對是沒有摻假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有梅山為夢九作了證……

    夢九是什么樣的人,她還不太了解。但梅山是什么樣的人,她還是能確定的。

    很快,梅山便再次從廂房走出,手中拿著一卷東西,那似乎是畫軸?

    將畫軸放于桌上,梅山仔細地猶如對待珍寶般將它慢慢攤開……

    畫卷中,一俊逸的年輕男子躍然而現,不是路云初又能是誰?

    看著那惟妙惟肖的畫像,寶珠心中大為感慨:她的男人,怎么看怎么覺得帥!

    可還沒來得及讓她細想什么,梅山一句話讓她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此畫我已珍藏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怔然地看向梅山,感覺自己聽錯了,或者就是他話中信息量太大了,她腦子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。

    “珍藏千年?”

    路云初今年才二十二歲,這畫千年前就有了?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此時她想到了諾瑪村祖譜扉頁,那副帝滅天的畫像。

    那幅畫,不也是有千年了嗎?

    還有,梅山說這幅畫,他“珍藏”了千年。

    他“珍藏”這幅路云初的畫像做什么?他一個大男人,珍藏另一個大男人的畫像做什么?

    如果是夢九說是她珍藏了此畫千年,似乎還合乎些邏輯……

    路云初曾經的魅力已大到如此地步了嗎?

    哦,不!如果這樣的話,他的魅力豈不是大得沒有邊界?男女通吃?……

    腦子里毫無邊際地想著,然后她茫然地看向二人,機械性地問出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所以,路云初究竟是曾經負了你們中的哪一個,才讓你們覺得他始亂終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梅山與夢九面面相覷,再擔憂地看向面前這個粉衣人兒:

    大人呀,你選定的天命之人,究竟是何腦回路?為何她思考問題的角度,總與我們不一致?

    最終還是梅山干咳兩聲,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。

    “寶姑娘,您想錯了!此畫乃千年前魔尊大人親筆所畫,在下千年來只代為大人珍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下輪到寶珠啞然了,她再次低頭仔細看看那幅畫,確實與路云初毫無二致,就像當初帝滅天的畫像與她幾乎找不出差別一樣。

    現實世界中的她,除了在義務教育階段上過幾天常規的美術課,她對畫畫幾乎是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但即使這樣,她也能看出,眼前這幅畫當真是畫得太傳神到位了,簡直將路云初畫活了一樣……

    畫這幅畫的人,不但有巧奪天工的畫技,而且……如果她在畫這幅畫時沒有相應的情感投入,又如何能將筆下的人畫得如此傳神?

    “所以你們想說的是,路云初負了帝滅天?”

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